国际教育专家:资本市场应加强资金风险管控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据相关媒体统计,从2011年到2019年,我国国际学校的年复合增长率接近10%。而2019年以来,新增的国际学校主要以民办学校为主。新学说的数据显示,2019年初至2019年10月,我国新增65所国际化学校,其中绝大部分是民办学校。

  与民办国际化学校规模扩张相伴的,是国际学校资本市场的活跃。一方面,近年来我国已有多家以国际学校作为重要业务板块的教育集团赴海外上市融资。另一方面,围绕国际学校的收购、并购十分活跃。在传统行业转型升级谋求突破的过程中,一些过去并不涉及教育产业的上市公司斥资大举进军教育领域,以收购教育企业或民办学校的形式进行资本布局,甚至以数十倍溢价进行风险投资,以期实现企业布局调整和跨界转型。还有一些传统企业积极投资购地新建学校,直接参与办学。此外,民办国际化学校的集团化办学趋势明显,已经形成了若干个具有影响力和一定市场占有率的知名国际学校集团品牌,并在全国多地同时推进新校建设。

  资本的活跃对于民办国际化学校融资、学校硬件建设、课程的引进开发等具有重要的推动意义。但是,举办一所学校关系上百乃至数千名学生的成长、发展和利益,而国际化学校对于硬件设施、课程建设、师资配备、学校管理也有极高的要求。在火热的市场和亢奋的资本驱使下,国际学校的投资、收购和运营中也出现了不少问题和风险。

  首先,通过可变利益实体(VIE)架构上市的国际学校存在监管风险。目前,通过可变利益实体架构上市的国际学校处于“灰色地带”,一旦发生抽逃办学资金情况,相关法律无法进行有效约束。其次,通过关联交易以“非营利性之名行营利性之实”。涉及义务教育阶段的国际学校只能办成非营利性的,意味着办学结余不能在举办者之间分配,某些举办者则采用关联交易的方式套取学校资金,达到利益分配的目的。再其次,通过实际控制人变更谋取利益。学校举办者为企业的,企业股东变更只需要到工商部门做变更登记。股东发生变化,学校的实际控制人也发生变化,如学校法人财产权没有按照法律落实,学校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则有可能成为谋利的路径。除此以外,近年来也出现了上市公司意图收购民办公助学校涉嫌侵犯作为学校合作方的公办学校权益的问题、国际学校资金断裂的问题,等等。就在2019—2019学年,北京、青岛等地都出现了国际学校因资金问题而面临关闭的事件。

  风险是资本市场的常态,但学校是育人和教学的场所,需要稳定的环境、师资及管理团队,一旦出现风险就会直接损害学生及其家庭的利益,也有可能对公共资产造成影响,甚至引发社会性问题。

  应控制国际学校的资本风险,首先,应加强对国际学校可变利益实体架构上市的监管。建议加强主体资格监管,定期进行法人资质审查,将学校的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的情况列入举办者变更事项;加强财务监管,将学校举办权和收益权与学校办学权及具体运行进行隔离,定期开展资产清查,明确学校财产权属。其次,推动国际学校强化章程意识,优化治理结构,要求国际学校在与相关教育类企业进行关联交易时,有利害关系的决策机构成员要回避,并将董事会的权利义务等写入民办学校章程。

  此外,应加强信息披露,建立黑名单制度。健全信息披露机制,要求相关企业和学校确认关联关系,公布关联交易价格、交易过程、标准等,接受股民、社会和媒体等的监督,加大对违规违法办学行为的披露力度,建立黑名单制度,对进入黑名单的企业设置一定时间的禁业期。与此同时,应落实国际学校法人财产权,强化学校收费管理。建议在国际学校收费管理等环节引入第三方,建立学费专用账户,负责学费使用信息的公开,加强监管的同时强化学校的自我保护,避免举办者将学生的学费挪作他用造成学校发展资金断裂。

  (执笔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秦 琳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李 曼 )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0年1月10日06版

  编辑:朱紫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