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生活:距离不能模糊中文的样子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原标题:距离不能模糊中文的样子

  “宝贝儿,给妈妈读读这是什么字?”

  “娄(老)……虎。”小时候,母亲经常这样指着识字卡问我。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真正的老虎长什么样子,只知道等我学会说“老虎”时,母亲就带我去动物园看真正的大老虎。

  直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在我和母亲睡觉的床头总是放着一沓识字卡。每天晚上,母亲总会带着我过一遍,从“茄子”到“老虎”再到“小汽车”,母亲说她最喜欢看我答对后开心笑的样子。

  母亲从小就让我背唐诗,两岁在托管班时,我就因会背诗歌被称作“小神童”。听母亲说,每次老师在小黑板写第一句诗时,我就可以背到第四句了。有一次在全班同学面前背诵《春晓》:“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两岁的我当然不明白诗的意思,也不明白诗作者的心情,那时的我只是觉得背诗很神气。

  也正是从那时起,我便萌生了对中文的浓厚兴趣。咿咿呀呀诵读古诗,乐此不疲,即使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学习的是“中文”。

  相比小学,上了中学的我打开了汉语新世界的大门,诗词更是成了我抒发情感的出口。读《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感刘禹锡的辛酸;品《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悟苏轼对宇宙哲学的追求;诵《月下独酌·其一》,念李白旷达不羁的个性。

  在诗词的意境里,我体会景色的美好,感受诗人思想情感的复杂,也明白了社会的另一面。正因如此,诗词激励着我通过文字流淌我的思绪,抒发我的情感。随着思考更加深入,我开始琢磨汉字背后蕴藏的无尽能量,也开始为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而深感自豪。

  读初中后,父母把我送到加拿大留学,我在感受异域风情的同时传播中华文化。不曾忘记父亲教导的话:“不管走到哪里,别忘了自己身上流淌着中国的血脉。”每次在学校课堂里提起祖国,我都倍感骄傲和欣喜。遗憾的是,我希望用中文铿锵有力地告诉他们“我为我是中国人而自豪”的愿望从未实现。在这个英文为主的国度里,我开始思考我继续学习中文的意义,也开始问自己是否忘记了小时候学习中文的初心,又是否记得自己最初拿着中文课本喜悦的样子?直到,当我再一次翻开席慕蓉的《时光九篇》。

  诗中提到:“我的了解总是逐渐的/是那种/迟疑而又缓慢的领悟……”这不恰是我翻开这一页后脸上惊叹又顿悟的表情吗?一时间,我意识到与祖国的距离其实就在这字里行间,每个文字都附着埋藏着的记忆,每一个句子都藏着中华游子远在他方的深切眷念……

  年龄稍长,记忆里,母亲再没问过我识字卡上的字,我也知道了大老虎不是小猫咪。我怀念着小时候学习诗词的兴奋快乐,不再会对“为什么要学中文”感到迟疑和困惑,也永远不会忘记蕴含文化密码的汉字和我深沉爱着的祖国。

  (寄自加拿大)

  实习编辑:王楠 责任编辑:赵润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