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群体免疫”后 有留学生考虑离开英国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欧阳静美

  三月中旬,温带海洋性气候的英国,本该是湖水清波荡漾,鲜花将放未放,春风吹面不寒,行人时有笑意低语,然而新冠病毒让2020年的英国春天不同以往。

  随着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英国官方有这样的判断,再过四周,英国就和现在的意大利一样了。而疫情高峰就在接下来十至十四周。在英留学生在焦虑恐慌之中接连跌进了全球抗疫初阶和英国疫情焦灼期。

  新冠病毒近在咫尺

  2月27日,格拉斯哥大学的学生收到第一封关于新冠病毒疫情更新(Coronavirus updates)的邮件,内容是学校教育学院一位自意大利返校的教师疑似感染新冠病毒。从那时起,对新冠疫情的担忧情绪开始在格拉斯哥市的中国留学生之中蔓延,脸书和推特的各种新闻推送里没有哄抢物资的新闻,但是我来到英国以后第一次发现超市开始频频出现空架——买不到购物清单里的医疗卫生用品。

作者收到学校的邮件,告知一名教师疑似感染新冠病毒。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作者收到学校的邮件,告知一名教师疑似感染新冠病毒。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可随身携带的免洗杀菌啫喱、杀菌洗手液、滴露消毒液、70%-75%酒精这些防疫必备品,在乐购(Tesco), 森斯伯瑞(Sainsbury), 维特罗斯(Waitrose), 莫里森斯(Morrisons)等英国各大连锁超市在格拉斯哥的门店均已售罄。

  心里有点恐慌,我翻了翻一个月之前离家返校之际,从国内带来的20多只医用外科口罩,它们现在是我拥有的最踏实的防疫物资了。我开始关注苏格兰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时不时刷一下超市的在线商店App查看补货情况,连续数天观察后,我终于在Boots抢到一瓶500ml医用酒精。

  格拉斯哥大学的多个中国留学生群里,每天刷屏着英国单日新增确诊人数、英国卫生政策的讨论,以及其他罹难新冠肺炎的主要欧洲国家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的“每日新高”。学校的新冠病毒更新邮件也日渐频繁,从两三天一封变成每日一封,新冠病毒在苏格兰——这个英国的北方高地的扩散从寥寥数个也变成今日新增确诊36例(英国当地时间2020年3月14日下午2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数字明天还会增加。新增确诊病例中,三例来自格拉斯哥大学,新冠病毒近在咫尺。

苏格兰政府推送的确诊病例消息苏格兰政府推送的确诊病例消息

  走还是留?这是个问题

  就在英国当地时间3月12日,鲍里斯政府关于“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的说法刚被英国独立电视台(ITV)的政治主编罗伯特•佩斯顿(Robert Peston)推送出来的时候,中国留学生和本地居民都炸开锅了,微信、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处处可见留学生和当地人对政府被动抗疫的批评。从“我们这一代最严重的公共健康危机”,我们“可能失去所爱”,到英国国民预计将会有“60%人口感染以获得群体免疫”,媒体上关于英国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消息令人胆战心惊。英国将用“群体免疫”这一策略来应对新冠病毒这一说法一石激起千层浪。我远在国内的父母表示鲍里斯这一手操作不可理喻,身边的中国同学和外国同学也认为英国政府此举大不可行,“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没有疫苗就这么做纯粹是自寻死路”,“几乎是放任病毒肆虐全国”。

罗伯特•佩斯顿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英国将以“群体免疫”策略来应对新冠疫情的消息。罗伯特•佩斯顿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英国将以“群体免疫”策略来应对新冠疫情的消息。 

  但是很快大家就没有时间吐槽这件事了,“群体免疫”事件标志着英国疫情宣告进入第二阶段——延缓阶段(英国将疫情应对分为四个阶段:遏制、延缓、研究、缓解)。这意味着,鲍里斯政府要将疫情大爆发拖延到夏季,按照他的说法,届时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医护人员的压力将会得以减轻。为了达成这一目的,英国官方采取的措施就是取消大型集会及赛事活动,学校不封校转向网络教学,新冠病毒感染的轻症患者居家隔离而NHS不再收治,不实施封闭措施。

  民间的现实情况是,医疗防护物资早就一抢而空,口罩和消毒液紧缺;另一方面,由于文化差异和口罩稀缺,街上行走的当地居民很多是不戴口罩的。早前从国内的新闻里,中国留学生恍然意识到原来英国已经成为“疫区”,而当下这一刻,很多人都更加清楚地感受到英国疫情之险峻。对于留学生来说,下一步就意味着在“留守”英国和“逃离”英国之间做一个选择。

  “我现在应该回家吗?”

  我陆续收到不同年级的中国朋友的询问,“是否考虑回国”,“要不要继续观望”,“什么时候回去”,“回国路上怎么防止感染”,“国内入境隔离措施现在是否有新变动”等等。我渐渐感到焦虑。自从返校以来我已经快一个月没离开房间了,我在即时通讯软件WhatsApp上跟我的德国和英国同学说起这件事,他们认为出门呼吸新鲜空气比新冠病毒传染更重要,并强烈建议我要出门散步,面对这番好意,我一边回复感谢,一边越发纠结。

  我又打开微信点开一个个红点的对话框,这一次,各大留学生群里开始刷屏转租信息。

  原来是很多中国留学生已经准备逃离英国,在转手支付了余下租期的学生公寓。我不禁感到一种末日逃亡的悲凉气氛,心中又添几分慌乱,但是这个时候我仍然在犹豫,因为我论文第二章还没改好,我之前答应了两周后就交给导师。

  我相继得知其他博士同学的外国同事或多或少有一些已经撤离英国,于是我又跑去问跟我同一位导师的爱尔兰同学,是否有计划离开英国。他倒是想回爱尔兰,也很担心家里人,但是爱尔兰边境封锁了,他回不去。我心想,中国还没有对英国航班拒绝入境,我还有机会回家。但是我现在应该回家吗?

  我想等大使馆的消息。我和我的朋友们都觉得,如果大使馆建议撤离,我们就离开。我想到我还没完成的论文,我今年四五月份有学业的年度审核,我又想到原本计划的复活节旅行,以及我已经完成网上支付但是还没有到货的第二波米面粮油囤货。正当脑子里转着种种念头的时候,桌上的手机传来“叮”的一声提示音,学院关于新冠病毒的最新邮件又到了。

  (作者是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电影与电视研究在读博士)

  本期编辑 邢潭

  责任编辑:润琰